赏石悟道闻丝竹,品茗藏古舞丹青,贤达才俊论古今,养生珍膳宴宾朋!河洛石文化博物馆是中国收藏家协会赏石收藏委员会副会长单位,中国观赏石协会副会长单位,省文物局首批唯一一家以收藏、展示各类古今奇石及历代石刻为主题的民营博物馆。本馆以弘扬传承赏石文化为己任,不断促进中国赏石事业的发展。馆藏以石雕刻石狮为主,历代不同,各具特色,造型唯美可人,内涵深邃,包涵河洛石文化精髓,创新大雅天人合一的人文理念,独创具有石文化特色的秘制养生茶膳、私房菜系,让您领略奇石与河洛文化博大精深,享受穿越时空的精神文化大餐。本馆一楼开放式特色茶厅为您提供各地茗茶、现磨咖啡及鲜榨果汁,舞台配有音响、灯光、投影、KTV、LED字幕屏及音视频,是企业商务洽谈、会议会场、沙龙论坛的理想场所。同时承接各类商务宴、生日宴、团聚宴等。我馆定期举行书画、奇石交流互动会,鉴赏奇石、书画、诗词、不定期举行茶艺表演、 乐器演奏、戏曲演绎等。尽享大自然鬼斧神工孤品杰作,感受大雅厚重石文化。欢迎广大消费者前来品鉴指导!     
文 化 视 点
以古石|历代赏石人与古石的不解情缘


石文化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鬼斧神工的奇石是藏在深闺中的绝代佳人。又逢“七夕”,以石见证,不仅仅见证着人间爱情和浴火重生的苦尽甘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有历代赏石人“海枯石烂”从一而终的矢志不渝;以及从古至今历代与赏石有关的珍藏记忆。


人类自诞生以来,就与石头结下来不解的缘份。人类依靠石头战天斗地,石头帮助人类繁衍生息。这种依存关系在经历了漫长的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和玉石时代后,随着冶金技术的发展和铁器、铜器的使用而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但人类并没有忘记这个生死朋友,仍将其打磨成心爱的制品把玩手中或佩戴身上,并编出许多神话故事传与社会,以此纪念它、歌颂它。特别是百家争鸣的春秋中期,首次将石头编入《诗经》、《尚书》两部文化巨著,使石头步入文化艺术的殿堂。自此之后的历朝历代,所有关于石头的传说和欣赏成果都以文字的形式大量出现在各种文学体载之中,他们或文或图或形,分别以诗、词、文、赋、书法、绘画、园林置景等不同艺术形式,载于典籍,刻于碑铭,立于庭院,供于案头或玩于股掌,使之赏于当代并传于后世。这才有可能让我们瞻仰于斯,撩起情趣而奋力传承。我国赏石文化源远流长。从考古发掘来看有6000多年的历史,从文献记载来看有3000多年的历史。



    赏石活动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尚书·禹贡》中“怪石”、和似玉的石头“琨”、“琅笔亲魑詈罱滋熳拥墓逼贰!渡胶>范灾诙嗌铰龅拿枋鲋校漓肷缴褡芾氩豢髦钟瘢坏谥猩骄菖c山的记述中特别提到祷祀最高的神“天帝”所用的,却一种叫做天台之棋的有花纹的小石子。据中国首篇地理物产名著古籍《尚书·禹贡》书中所列九州贡品云:“海岱惟青州。岱畎丝、枲、铅、松、怪石。莱夷作牧。厥篚檿丝。浮于汶,达于济”……“海、岱及淮惟徐州。厥贡惟土五色,羽畎夏翟,峄阳孤桐,泗滨浮磬,淮夷蠙珠暨鱼。”由此可见,早在近4000年前的商代(公元前1766---1122年),青州“怪石”和徐州“泗滨浮磬”已为贡品。古之“泗滨浮磬”,今之灵璧磬石也。其时已被用于雕制“虎纹编磬”,以作宫廷庆典或宗祠祭祀之重器。1950年河南安阳殷墟王陵出土的商代“虎纹石磬”(84 cm x 42 cmx 2.5cm),1978年湖北隨县曾乙侯墓中出土的战国“曾乙侯编磬”,即可为证。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据专家考证,这在世界石质乐器中尚属首例。



   《云林石谱》中还多记有一些上乘的石品常被“归于内府”,为皇权所豪夺。在“玛瑙石”中记有“宣和间,招信县令获一石于村民,其质甚白,既磨砻,中有黄龙作蜿蜒盘曲之状,归于内府”。县令取之村民,最终归于皇家。又记有“临安石”于“政和间取归内府,亦石之尤者”。临安石的精品归于了皇室。另有一卢溪的古石“崇宁间欲辇置内府,以石背多有前人刻字”,因为这前人的刻字是当时忌讳的言语,才幸而没有被运走。



    皇室收寻民间奇石,以宋徽宗时期因营造艮岳而兴起的“花石纲”为最,成了北宋末年农民起义的导火索,《水浒传》即以此为时代背景。明代谢肇淛在《五杂俎》中即以此为例对宋徽宗敛夺民间奇石作了辛辣的讽刺,并将以权谋石称之为“石之害”。南宋时期工商业发达,官商勾结的结果社会上出现了横行乡里的贵公子之类的人物。《云林石谱》“穿心石”中记有“家弟守官偶步水际,获一青石,大如鹅卵,白脉如以粉书草字两行。把玩累日,为贵公子夺去。复搜求之,不可再得矣”。一个襄州的守官的爱石竟被一贵公子夺去,其后这位守官又多次游走于江边搜寻不得,其无可奈何的怅然之情溢于字里行间,反映出当时的社会奇象。



    皇室和士大夫的审美趣味引领社会赏石风尚。宋代庄绰的《鸡肋篇》记有皇室对社会赏石风尚的影响有具体的描述。他说宋徽宗“始爱灵璧石,既而嫌其止一面,遂远取太湖,然湖石粗而太大。”后又转而搜取忂州常山县产的峰岩青润,既可置于几案,又可堆叠成假山的“巧石”。于是巧石便广为应用,世人重视,以至于运载巧石的船都首尾相接。到宋钦宗即位后,停止了花石纲,于是沿运河两岸到处都有丢弃的花石纲遗石。



     《云林石谱》中记有山东密州安丘县产一种叫密石的玛瑙,纹理如缠丝或成画面,但是“初不甚珍,至有村人以此石叠为墙垣,有大如斗者,顷因宫中搜求,其价遂数十倍”。孙国敉的《灵岩图说》也记述了万历年间米仲诏来六合县任县令时,由于得米芾真传,极善赏石,又愿出高价收购,一时间六合县形成了采集灵岩石的热潮,孙国敉由此感叹,“一石子显晦亦有时也”。



孙氏所说的“显晦亦有时”,实在于士人爱石的引领作用,王守谦在《灵璧石考》中说,明朝开国二百六十多年间曾为宋朝至尊的灵璧石却“寥寥无闻”,后来因吴长组先生等亲自采石,县令前往探视,灵璧县的采石之风才又兴盛起来。以至于只要一到灵璧县就会听到人人都在谈论灵璧石。

士大夫阶层赏石之风还颇具名人效应,若所藏之石能被当时知名的赏石大家首肯,那声誉和价值倍增。此类实例在《云林石谱》中记述甚多。一枚江州石被苏东坡命名为“壶中九华”并加以赋诗之后,江州石就因苏东坡的“一顾彰名”而声誉大振。湖州黄州齐安江的玛瑙质卵石也因为苏东坡的一篇“怪石供”而名闻遐迩,以至不少文人雅士特地去黄州寻求。清代的宋荦因效法苏东坡,终于在齐安江获得了十六枚黄州石,“甚可宝玩”,十分珍惜,于是特地赋以诗文,辑为《怪石赞》。沈心在《怪石录》中也记有“弹子涡产蓬莱县丹崖山旁,大如芡实,具五色,经东坡赏后乃有名。



    米芾因其书、画、研山和拜石之癫而为历来士大夫所推崇。《素园石谱》有关米芾的石事辑有宝晋斋研山、苍雪堂研山、湖口石、沣州石、排衙石、多子石绿玉石等。此外还载有苏东坡、赵益睢⒗铎稀⑴费粜蕖⑺账辞铡⒚芬⒊肌⒗畹略!拙右住⑻赵鳌⒎冻纱蟆⑺位兆诘鹊牟厥蚋呈庖彩且恢置诵вΦ谋硐帧



士大夫赏石,不仅是神游之间,“莞尔不言”的“玄赏自得”的自我陶醉,作为社会阶层,他们还要以石会友,以石同乐,士大夫以石会友成为文人雅兴。其中赋文以美,题咏唱和是士大夫阶层在赏石的活动中的最大特色。士人以诗咏石,以诗乞石,以诗纪石的风雅之举,《素园石谱》所辑甚多。如“金华先生有一奇石,名碧远峰,携来自蜀中。其山形联翩若九嶷之山”。锡山的陈公写诗求见,金华就割爱以石相赠。王梅溪对此赋诗赞扬。诗中有句云“二公心古貌清癯,趣在林泉世味疏。寸碧来从锦江远,九嶷分向锡山居。”也有以诗觅石而不得的,王晋卿写了一首小诗欲向苏东坡借览仇池石,意在夺爱。苏东坡则提前以诗表明心境,先赞“仇池”为稀世之宝,“海石来珠浦,秀色女娥绿。坡陀尺寸间,宛转陵峦足”,再谈及自己对此石的依恋,“老人生如寄,茅舍久未卜 。一夫幸可致,千里常相遂。”最后借完璧归赵的典故而婉拒。



张梦卿赠王秋涧奇石一枚,名曰秀华。王秋涧把玩不已,特地作诗以记。诗中对温将军人与石加以赞美,“温郎少年姿润秀,好古探奇出余右。扣门相访得怪供,鬼刻神剜未尝有”,并表达“人生意气贵相倾,走笔酬诗当璚玫”的感谢之意。

以诗纪石,以米芾为其一方南唐遗物的研山的得失所赋的诗最为脍炙人口。该研山被友人薛绍彭所易,他追忆成图,并作诗记文:“研山不复见,哦诗徒叹息。唯有玉蟾蜍,向余频泪滴。”表达对所易研山的追悔之情。《素园石谱》还记有张云庄得一奇石,田兵部师孟同台椽杜孝先特来赏析,并命名为“待凤”石,张云庄特地以诗纪之。诗中有“兵曹命名寓世箴,迂叟有诗或腹稿。......帘影风微篆烟袅”句。


美石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也是石友交往,以石同乐的重要内容。这种以石同乐有两种情形,一是群情激扬的,如高兆在《观石录》中所说的康熙年间在寿山石产地的热闹情景:“名流学士,怀瑾握瑜,穷日达旦,讲论辨识,锦囊玉案,横陈斋馆,”如果谁有一枚文彩上乘的寿山石,就会感到无上的荣光,与他人共同欣赏而不知疲倦。



另一是三两人静观细品的,如王猩酋在《雨花石子记》中所记,“民八己未,除夕灯下,轮远、半亩各携佳石,来会于小庐。......于是三人各出其得意之石,置盘中为三部,列坐凝视,觉后庭花歌舞人,都入琼楼玉宇中矣。”



石友之间以石相赠是极厚重的礼数。陆以湉在《冷庐杂识》记有阮元善制大理石屏,被誉之为阮氏石画。他在由云贵总督任上赴京城时将一幅体量甚大的《孤山梅石图》屏赠送给时任江苏巡抚的林则徐。林则徐回信致谢时,由大理石上之梅与鹤的图象联想到要以当年隐居杭州、有“梅妻鹤子”之称的林逋的高风亮节来激励自己,情真意切。陆以湉赞叹“于此想见老辈风流”。



在社会行为中人们也将向好石者赠送奇石作为一种十分敬重的礼品。谢堃在《金玉琐碎》中记有明朝崇祯年间浙江名士查伊璜好石,曾资助因赌博而沦为乞丐的吴六奇回到家乡。后来吴六奇官至广东水陆师提督,便重金购得一英石专程送到查伊璜家中。这方英石就是现存于杭州的名石皱云峰。民国时期东莞人张次溪因仰慕王猩酋的人品学识,虽未与王猩酋谋面,却持续数年在南京为王猩酋寄赠雨花石,他在《与王猩酋先生石交记》中说:“自是三年,余无寒暑,日必赴秦淮河畔为先生觅石。金陵人皆视为异事,余不顾,第博先生一喜。”当张次溪后来在天津见到王猩酋已是相慕十年之后的事了。张次溪不但赠石,还为王猩酋的《雨花石子记》首刊于《中国史迹风土丛书》和王猩酋逝世后的后事操劳,被传为近代石事佳话。



    赏石之所以能成为一种流传至今且颇可玩味的文化现象,正是因为它与其所处时代的文化主脉息息相关,故历久弥新,长盛不衰。纵览浩瀚的有据可查的中华文化史卷,我们可以发现,赏石文化是一种以自然奇石为主题,发现美,欣赏美,把自然之美与人文情怀高度融汇的天人合一的文化形态。赏石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份。2014年12月3日,国务院公布了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共计153项,其中赏石艺术正式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之一(Ⅶ-122号)。赏石艺术申遗成功,将对我国的赏石文化建档、研究、传承、保护起到积极作用,让赏石艺术回归到民众的生活中,扎根在每个人的心里,使得赏石文化持续发展。国家政策的支持和近年来传统文化传播与兴起给观赏石文化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新机遇。天地造化,万物有灵,石之灵性非人人尽可悟,只要用心去感悟、去聆听,就能达到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境界,获得“石不能言最可人”的真谛。


上一条:美女养眼 书画养生
下一条:颜值爆表:全世界唯有洛阳这个地方开着永不凋谢的亿年牡丹花!